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地无用·明

真誠而優雅地生活着

 
 
 

日志

 
 

陈翠梅  

2011-07-05 03:02:47|  分类: 文艺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翠梅 - 天地无用 - 天地无用·明
陈翠梅 - 天地无用 - 天地无用·明
陈翠梅 - 天地无用 - 天地无用·明
《无夏之年》剧照


挺喜欢有游戏规则的东西

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陈翠梅随着贾樟柯《语路》剧组来到上海,在2666图书馆办了一场观影会,放映她的几部短片:《丹绒马林有棵树》、《蘑菇兄弟们》、《每一天,每一天》等。

    然后,趁着空闲,她去看了几部展映的黑色电影。这是她梦想中将来要拍的类型片之一,还有科幻。

她最近剪了个光头,“所以,哈哈,还是没有近照。”然后,她给记者发来了2005年的光头照。

她说,7月要闭关一个月,写剧本,是一部武侠片。这是她去北京发展最大的愿望,拍类型长片。

 

天秤座的矛盾

出生在马来西亚关丹的一个小渔村的陈翠梅,是当地华人。她曾在短片《南国以南》中表现马来华人家庭的艰苦命运,因为动荡不安,吃饭几乎成了一种仪式。

读书时,用陈翠梅自己的话说,非常骄傲。那时候,她经常逃学去吉隆坡玩,学习成绩还是很好。就像《丹绒马林有棵树》里的那个小女孩,在生日那天,逃学去吉隆坡找表哥。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女孩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向往着快点长大,进入成人的世界;已经30岁的表哥却一片迷茫,说自己想娶的女子昨天嫁给了别人,他将一句话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女孩:年轻的时候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应该干什么。

陈翠梅说,十七八岁的时候,她很看不起那些大人,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轻易地放弃自己曾经的理想,向社会妥协。等她长大,经历考大学,毕业后拍独立电影,才慢慢理解。

她曾是报社、杂志社的专栏作家,喜欢文字、写文章多过拍电影。她曾在马来西亚出版文集《横灾梨枣》,关于电影的感悟、中学时的习作、感性的心思、虚构的故事。她的文字跟她的电影一样,都很短,她谦虚地解释:因为中文不太好。就像书名“横灾梨枣”,是一个成语,意思是梨木和枣木无故收到糟蹋,而在古代,梨木和枣木是用来雕版印书的。

之所以到现在还在拍电影,是因为这比较好过日子,比较容易混。但是,陈翠梅又觉得,电影是这个世纪最伟大的艺术,她要向最伟大那边靠。

天秤座的她,就是这么矛盾。

刚开始做导演时,她拍了很多短片,因为没有什么钱,这些短片都是在一个周末拍完,同期录音,不做后期处理,所以电影里总能听到周围有点嘈杂的背景声。演员都是她的朋友、家人或者剧组成员。

拍了很多,观众能见到的却有限。原来,很多短片她都觉得拍得不好,藏在家里,不拿出来放映。在筹备第二部长片时,她给自己定了个计划:每个月拍一部短片,结果完成了7部,她也不太满意。她的男友是做电影推广的,倒是觉得她拍得不错,鼓励她拿出来。于是有了短片集《我的失败之作》。

因为这些短片,陈翠梅渐渐成了马来西亚独立电影的代表,很多影展邀请她去参加,也获得了不少奖。

观众们很喜欢她的《蘑菇兄弟们》,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这部30分钟的电影,主要内容就是4个男人在饭桌上讨论婚姻,讨论女人和性,很生活化,很真实,也不可避免有很多脏话。但是,陈翠梅并不喜欢。她最爱的还是《每一天,每一天》,反映了她自己的生活状态:女主角决定辞职,专心在家写作,她想去离马来西亚最远的秘鲁旅行,丈夫无法理解,不明白她到底想要什么。电影的最后,女主角跟丈夫讨论起一辆行驶的汽车里,一只蚊子是不是同时也在飞,继而想到车子并没有在向前走,只是车轮在转动;车轮也没有在向前走,只是围绕着一个轴在转动,是与地面的摩擦让车子向前行驶的……看过电影的朋友都说,这个丈夫好可怜,娶了一个疯子。

但是,年轻时的陈翠梅就是这么想的。

 

下一部,武侠

2006年,陈翠梅与几个一起拍短片的伙伴成立了大荒电影工作室,拍摄他们自己的电影,第一部就是陈翠梅的首部长片《爱情征服一切》。

《爱情征服一切》参加了第11届釜山电影节,获得了“新浪潮大奖”和“国际影评人奖”两项大奖。陈翠梅说:“得奖是开心,因为有钱嘛”,但是她对这部电影非常沮丧,包括她的第二部长片《无夏之年》也是如此。她跟别人介绍,总是说:“唉,你不要看我的长片,你去看我的短片。”她觉得短片才像是她创作的,是比较准确表现她想要做的东西,虽然它很粗糙,很笨拙。“可是我的长片,很多时候真的是像逼着自己做出来的。”

她说,在每次拍完长片后,她都有个沮丧期,差不多两年。

其实,两部长片给她的自由度还是很大的,基本上都是她想怎么创作就怎么创作。《无夏之年》最初是一部喜剧,一个马来歌手回到童年的小渔村,遇到了儿时的玩伴。但是,在拍摄过程中,剧本被陈翠梅完全改写,成了一部悲剧。因为,当时马来西亚有好几个拍电影的朋友意外去世,让她很悲观。

拍完《无夏之年》,她就觉得不能再这样拍电影了。她要给自己一些压力,去考虑票房、市场,因此她决定要拍一部类型片。其实,她挺喜欢有游戏规则的东西,喜欢给自己一些条条框框,然后在这个框框里玩。拍短片时即如此,比如让4个男人夜谈。比如她来北京后在微博上写的微小说,每篇限制字数——140个字,很有趣,她已经坚持写了100多篇。

去年在釜山,她认识了贾樟柯。贾樟柯正好在筹备《在清朝》,这是他第一次拍武侠片,他就让陈翠梅来帮忙。合作的第一步,贾樟柯就是要她赶紧搬去北京,正好她早已有此打算。在马来西亚,要拍类型,要能被院线接受,只能拍鬼片,才有票房,才有观众。中国对她来说,更有可能实现自己的类型片梦想。

从生活方面来说,她更喜欢上海,但是北京有更多的导演、艺术家聚集。比如同样是外来者的彭浩翔,她很喜欢彭浩翔之前的电影,但是关注了一段时间他的微博,对他很失望。至于合作的贾樟柯,她承认他的创作力不如以前。

原本,去年底、今年初《在清朝》就要启动的,但是开拍日期推迟。那时,贾樟柯正在以监制身份实施《语路》纪录片拍摄计划,就让她也来玩一下。在贾樟柯挑选好的被访人名单中,陈翠梅选择了揭黑记者王克勤。这多少有点让人惊讶。在《语路》电影延伸书《问道》里,陈翠梅这样写道:“那时我选了王克勤。很大原因,是因为我是一个外国人。拍摄王克勤,可以让我看到我平时不会看到的中国。”她觉得,拍摄王克勤是个很好地介入中国、了解中国的方式。

《在清朝》很快就要开拍了,来上海前,她完成了贾樟柯布置给她的任务:搜集过去武侠片的资料,包括胡金铨、张彻的电影,日本的武士道电影。她不方便透露《在清朝》的更多细节,但可以保证,这是一部不同以往的武侠片。至于,她自己的武侠片,她也可以保证,是非常不一样的武侠片,“可能整部电影都是两个人在对话”,就跟她之前的电影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