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地无用·明

真誠而優雅地生活着

 
 
 

日志

 
 

张典婉:打捞太平轮的记忆  

2011-07-28 01:08:10|  分类: 文艺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典婉:打捞太平轮的记忆 - 天地无用 - 天地无用·明

最近,张典婉去桃园的一个养老院看望了齐邦媛老师,被老人认真而有趣的态度深深打动。

自齐邦媛的《巨流河》、龙应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相继出版后,张典婉的《太平轮1949》简体版最近也推出了。大时代中小人物的历史,总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鸣。

太平轮,年轻人知道它,或许更多是因为蔡康永的那篇文章《我家的铁达尼号》。但是,真正了解整个事件的又有多少人?这艘从上海出发的轮船,在舟山海域沉没,轰动一时,却因为特殊的时代背景,迅速被人淡忘。

张典婉的母亲和阿姨,当年都是从上海乘太平轮回台的。那时,他们家在桃江路1号。

小时候,母亲经常给张典婉讲她们乘船逃难回台湾的旧事。2000年母亲去世,她就想写一个太平轮与家族的故事。2004年底,她参与了《寻找太平轮》纪录片的采访。于是在2009年,太平轮事件发生60周年的时候,她推出了这部《太平轮1949》。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做着有关太平轮的事情,寻找幸存者、采访、海祭,组织、策划相关的活动。“每一回的访谈都打动了我每位老人在我前面大哭而不能自已时我心中有苦痛觉得自己很残忍老是让人谈往事。但是久了之后更让自己有使命感如果不写更没有人了解那些历史残片的巨大力量

这本书出版时,有9家出版社不看好他们认为这种题材太小众太沉重台湾没人看历史了。“可是我宁可等待而且我过去没有出版过历史题材。”

在此之前,张典婉更加多地关注台湾原住民文化的保护。父母的老家在台湾苗栗头份,在当时也算是书香门第。父亲张汉文是康有为万木草堂的最后门生,回到故乡后,长期受“有关部门关爱”,后半生务农终老。最近,张典婉推出了两本父亲的文集,算是帮父亲圆梦。

小时候,林海音与沈樱经常来他们家做客。康有为的妻子康梁随觉也曾亲笔书赠张汉文。这些内容,张典婉都收录在了父亲的文集中。但是她自己更喜欢普通人的故事。

最近,她就在搜集1949年前后的寻人启事,通过这一张张普通的、登在报纸上的寻人启事,了解那段历史。看到有女子在启事中寻找走散的丈夫,说如果见报后多少日不来联系就各自嫁娶,她笑笑问:“是不是很有趣?”这些历史中的小细节、小故事,总能让她提起兴致,不断地问身边人:“是不是很有趣?”

 

历史回顾

太平轮:航向台湾的故事

1949127日(农历除夕前一天)下午418分,原本应该上午10时启航的中联轮船公司豪华客轮太平轮慢慢驶离了上海的十六铺码头,向台湾基隆前进。

国共内战进入了最后的时期,国民党兵败如山倒,纷纷南迁台湾。作为民营的太平轮常常被征用来作为运送军人和眷属的运输船。因为是过年前最后一班,那天的太平轮挤满了人,卖出的票是508张,但实际上船的旅客超过千人。原本因为兵荒马乱,外滩实施了宵禁,但是船只无视规定,仍旧夜间开航。为了躲避搜查,太平轮关掉了航行灯,夜间1145分驶至舟山群岛海域白节山附近,与满载煤炭、木材的建元轮相撞,建元轮立刻沉没,72人溺毙,3人被救上太平轮。不幸的是,45分钟之后,太平轮也跟着沉没,船上近千人遇难,38人被附近的澳大利亚军舰救起。

当时,搭乘这艘太平轮的不乏有名望、富商级的人物,包括当时的国立音乐学院院长吴伯超、刑事鉴定专家李昌钰之父、著名球评家张昭雄之父等。

灾难发生后,当时的受难者家属、幸存者向中联公司提出了赔偿,提出了相关的诉讼。但由于特殊的时代背景,遇难近千人的太平轮事件就此在两岸被很快地淡忘。我们只能在电影《最后的贵族》等作品中找到蛛丝马迹。

 

 

Q&A 问答

壹周:小时候母亲经常给你讲乘太平轮回台的经历,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张典婉:应该是家里的老狗,还有家里的西餐盘与她的装饰品。

1949年带到台的狗早从小狗长成老狗我出生后那两只狗已不在世可母亲最爱给我看的照片就是那二条狗,在台北的在苗栗乡下果园里的还有小狗追兔子的照片都让人印象深刻。

不过最让人印象深远的是她把当年心爱的桌巾、结婚银器、身份证与电话本都带到台湾了,但那是再也拨不通的电话号码地址都是1949年前的上海老地名从那里看出母亲年轻时在上海移动的身影

 

壹周:读《太平轮1949》令人很感动,不知道你写的时候心里是怎样的一番过程?

张典婉:写书过程很痛苦,因为都是人生的悲剧。在美国住的时候,有朋友想介绍写南京大屠杀的张纯如与我认识结果没多久她自杀了对我是个警惕尤其要书写那么多悲惨命运,对我而言何其沉重。

不过生活中好友很多常常把我从这样的情绪中拉出去如作家爱亚姐姐常常约我出门吃中餐去哪里玩耍一下完稿时,我在美国与念高三的女儿一起住她立即像小大人一样接管我所有生活起居替我做饭午后回家看我写得太投入每天带我去超市、去公园散步

 

壹周:你是新闻系毕业的,也做过记者,写这样的历史事件,与个人主观情感如何平衡?

张典婉:年轻时,总会写得情逸乎词,老板说你在作文比赛还是写小说。当过记者的人都知道你只是个客观的描述者不是当事人自身

有些内地的读者很不适应,会说说文字怎么那么朴素?怎么没有评论呀?怎么不写成30万字的长篇呢?甚至说他们原来想看到对两岸政治的评语,像龙应台一样。我不是政治评论者也不是历史学者我只是个纪实文学的作者保持中立客观是我的专业,但是也不能写成新闻报道或是专栏这是文学。

 

壹周:对于私人历史的兴趣是从小就培养成的吗?

张典婉:小时候家里还没有电视机,所以听故事就成了生活中最重要的来源。父母亲都很会说故事,加上我没有同龄的玩伴,家中都是老人与父母亲的朋友,就养成听人说话的习惯。在台北的小区大学还带过家族生命史的课程,所以我说自己是老灵魂。

 

壹周:你似乎特别偏爱在大时代背景下普通人的尴尬、敏感的处境,但你的生活中可以接触到一些大人物,为什么不写写他们?

张典婉:年纪大了一过50岁突然觉得自己也是前朝遗老话当年,有些可怕。台湾的文学馆有人希望我整理些照片、文章为老一辈文人做记录这些年我找到了三毛的照片潘琦君的照片柏杨柏老的曹又方的……都在家里的相本里,也许有一天吧。二三十岁时认识这些前辈总是仰望他们走了反而更稠怅。

 

壹周:能说一下第一次走进桃江路1号的感受吗?

张典婉:19886月第一次走进桃江路1号,心中很震撼觉得母亲魂萦梦牵的小洋楼就在前面似乎也去走了一回母亲的年轻岁月后来也去了母亲交代一定要看的地方,她的中西女中她购物的先施百货她家门口的普希金铜像……其实1949年到台湾的长者心中都有一份家乡的地图一分乡愁的印记。

 

壹周:这几年,感觉你的生活都被太平轮占据了,而且似乎没有完结的时候,你会一直关注下去吗?

张典婉:会吧。只是自己还有写作计划与工作要处理所以会安排时间只要有新发展我还是会关切这个主题,如纪念碑的地景艺术等。

 

壹周:看到你之前也写过不少非历史的书,喜欢旅行,关注时尚,现在还关注这些方面吗?会有这方面的书推出吗?

张典婉:我之前担任过时尚版记者与女性刊物总编辑对这些流行话题操作非常熟悉也一直喜欢旅行10年又投入文化创意产业办活动,也是策展人,在《皇冠》等刊物上写过女性与流行的专栏但是我觉得会关心可能不再重复过去的题材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