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地无用·明

真誠而優雅地生活着

 
 
 

日志

 
 

廖一梅:孤独的花朵  

2011-06-14 00:28:59|  分类: 文艺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廖一梅:孤独的花朵 - 天地无用 - 天地无用·明

前一阵子,廖一梅去了尼泊尔,在一个叫纳嘉科特的地方看喜玛拉雅山。这让她感触颇多,尤其是对时间感的体悟。她是一个性子急的人,却被这几百万年间发生的地质变化迷住了。

5月底,她来到上海,参加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处举办的中德文学翻译比赛颁奖仪式,并与来自德国,同样是编剧、作家的尤迪特`库卡特对谈。

对谈结束后,廖一梅与记者聊起了网络,聊起了孤独,聊起了微博??

 

误读的命运

这次对谈的主题为“字谜”,不光是翻译像一个解谜的过程,其实读者在读一个作家的作品时,也是在解谜。

廖一梅将写字看作自己唯一会的技能。每天都在跟文字打交道,她特别知道字的虚幻性和不确定性,“被误读可能是一个必然的命运。就像博尔赫斯到80岁的时候说的,我不相信任何语言表达,我觉得这是作家的宿命。”她太了解这之间的差距了,反而不将这看着是一个谜。不过对普通读者而言,可能没有那么切身的感触,要表达的意思与付诸词语后的那个东西,确实可以把它当作一个谜来看待。

要是再经过翻译,那是谜之谜。

平时,廖一梅读翻译作品也挺多,“我特别喜欢读的作品,会找不同版本来看。翻译的好坏,差别之大,就很难描述了。同样一段话,要是翻译不好,根本留不下什么印象,但是翻译好的就会完全不同。我觉得这也是命,作品的命。”当然,一部外国作品反反复复地被翻译,最终被读者接受,也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命运。

不过,廖一梅找不同的版本看,却不直接看原版,因为“原版的看不懂”。鉴别翻译的好坏,“那只能揣度了。可能,我会选择更符合我的意思的那种翻译。”一部作品与读它的人相遇,并被他/她喜欢,这又是一种命运。“人就是这样的嘛!”

虽然文字是一种谜,总会产生误读,但是人总需要交流,语言、文字又是人交流的最重要工具,“而且人在退化之后更需要语言。”

廖一梅口中所谓的“退化”,就是指网络时代,人与人之间交流都是虚拟化、网络化的,面对面的时间越来越少。“我是不上网的人,也是不相信网络的人。”

她相信人与人交流不是通过几个字就能完成的,“假如我跟你说话,你看着我,你的整个气息都是交流。你的整个状态是一种非常立体的信息或者能量。我是相信这个的。我太知道怎么玩弄字眼了,反而不相信文字。只是看到文字、它的质感,我是有怀疑的。我也不希望跟人以这种方式打交道。”

 

 

拒不开微博

然而网络当道,如果你不使用文字,不掌握网络语言,似乎无法与人交流。“我不觉得有什么损失,因为它们很快就要被淘汰,我不会把我的生命花在这些转瞬即逝的东西上。”

廖一梅似乎还愤着,她觉得人们用那些稀奇古怪的网络语言也交流不出什么来,“只是能获得一种认同感。”认同感,这正是孤独感的一个表现。“人都需要一个群体认同感,他说这些话,你也说这些话,好像你们就有某种联系了。完全虚幻的联系。”

她是一个很反感说废话的人,然而现在是一个信息太多、废话太多的时代,“我觉得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就是没话要说的时候就保持沉默。”所以她拒不开微博。

“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微博,都用来说话以及听别人说话,这几乎占据了你一天中大半的时间。人已经很恐惧一个人待着,处于一个自我的世界,或者自己跟自然、世界交流,非得大波地哄,非得看到有多少人在看着你,或者说话有多少人听见。所以,为了要让更多的人听见,你就会说一些哗众取宠的话,这些跟真实意思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所有的人都想用几句话,比如微博是140个字,来吸引大家。我觉得,如果140个字如果能说清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那真是太幸福、太简单的一件事了。”

之前,她也经常被人要求用一句话来描述自己的一本书、一部戏,“我说要是我能用一句话就说完,我为什么要写一年,为什么要为它得了颈椎病,拿筷子都拿不了。世界上的事不是都能用140个字就能概括的,这是一个特别肤浅和可笑的举动。”

因此,她的剧本和小说一样,产量都很少,“说明我是一个对表达很认真的人。”她也不会有什么新作计划,“到了非写不可的时候就写。”为此,孟京辉也得等她的剧本一等就5年。“他不会逼我的,他会说,哎,这个你会想写吗?但我不会那么容易被人鼓动。”她笑道。

“当然,谁年轻的时候都写过自己不想写的东西,但我写了这么多年了,如果还处于那么一个状态,那太悲哀了。”

 

 

与孤独相处

不相信网络,不用微博,似乎要与这个世界隔绝,“那那么容易,想隔绝还隔绝不了。”

廖一梅说:每个人都必须与孤独独自相处。

当然,这也不是要阻止你去与别人交流。“人的缺憾就在于不断地要用外界的获得来填补自己的不安全感、孤独等等,这种填补是永远填不满的。你看所有的人每一分钟都在填满自己的时间,都不希望自己看起来是没有事情做地干坐着。”

她想起以前,那种无所事事的状态是经常的。“其实,那种状态是可以跟这个世界、宇宙同步的。”

 “人现在也不善于等待了,完全没有耐心,要找到一个人会用各种方法在几分钟之内就可以找到。在古代,这一等可能就得好几个月、一年。”

于是,她想起上个月刚刚去过的尼泊尔,在纳嘉科特的一个喜玛拉雅观景台上,“你目之所及都是七八千米以上的喜玛拉雅山。我在那吃早饭,坐了一早晨。我也是一个性子很急的人,要做一件事就得很快做好。然而这个地方,原来是海,在这喝咖啡、喝茶、吃东西,一代一代人生活的过程中,成了世界上最高的地方。”她顿时觉得,人的那点急,人类的那点小的沟通、小的结论,跟那相比真的很可笑。

“你其实已经隔绝了跟宇宙的联系,跟世界的联系,忘了自己是宇宙运转的一部分,觉得自己完全独立于这个世界。孤独感,就来源于你与这一切都隔绝了。”

当她坐在那里,与眼前的一切融合,就不再感到孤独。“或者说,时间感改变了。你现在的时间感是上班下班、某人多长时间没有给你回电话、一件事你多长时间没有办成,但从海变成世界上最高的山,那个时间感让你马上感觉不同。”

“所以,我尽量远离太多的纷扰。”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