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地无用·明

真誠而優雅地生活着

 
 
 

日志

 
 

龚琳娜:唱神曲,很给力  

2011-05-04 00:14:20|  分类: 文艺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龚琳娜:唱神曲,很给力 - 天地无用 - 天地无用·明

采访结束时,龚琳娜看着记者手里的梁晓声《随想录》笔记本开心地说:“我也有一本。”她喜欢梁晓声,买了他的《随想录》来读。

自从去年《忐忑》在网络上意外蹿红被奉为“神曲”后,她那舞台上表情丰富的演唱就为众人熟悉。私下接触,你会发现,原来她就是这么的毫无遮掩,什么都写在脸上。

2011上海世界音乐周发布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她干脆做到了桌子上,方便记者提问。人红是非多,有人会觉得这太夸张、做作,但是龚琳娜不在意,做自己就好。

采访时,她还会用咿咿呀呀等不同的声音来表达那些语词无法表达的意思。这是采访音乐家特有的待遇,还是采访龚琳娜才有的情形呢?

 

 

“神曲”:唱得给力就好

甚少来上海的龚琳娜,这次来是为了5月举行的世界音乐周做宣传。音乐周中,她将在舞台上开起一间工作室,教台下的观众各种唱法,比如如何用鼻子发音,如何让声音向前送。之后,还有她的专场音乐会,神曲《忐忑》自然会唱。

自从《忐忑》走红后,不光普通网友纷纷模仿,梁静茹、杜汶泽等很多明星也来学唱一番。作为原唱者的龚琳娜,更是在很多场合反复唱过,她自己也记不清楚唱了多少遍,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别人唱得比她还多。“湖南卫视的那个老年合唱团,我估计这半年他们唱《忐忑》的次数比我还多。”这就是《忐忑》走红的怪现象,走在路上很少听到别人播放原版,但是大家都会哼,而且不是全部歌曲,只是那么很有感觉的一两句。

其实,她的丈夫老锣(Robert Zollitsch)写这首《忐忑》的时候,是想挑战她的声乐技巧,想将人的声音当作乐器来用。“写完以后,他觉得可以用戏曲的节奏,速度很快地去演唱。”但是众人唱“神曲”,很欢乐,不少网友甚至一遍遍看那段原唱视频,寻得开心。

老年合唱团的那次演出更让龚琳娜很惊讶,“是他们自己排练的,演出前去后台看他们,跟他们合影,他们就围着我唱,特别疯狂,我第一次见老年人这么疯狂。从房间里走出来,我就说:‘受不了了,老年人的激情完全可以跟年轻人相比。’”在此之前,还有北京电视台的百人合唱《忐忑》,由她领唱,“那次大家唱完都很爽,很给力。”

“我觉得这首歌的意义,是给这么多人带来快乐,连老年人都有青春复苏的力量,这是最重要的。我和老锣做音乐,重要的不是我要比别人好,重要的是音乐传递了什么信息,给别人带来了什么,就是那股后劲。”

每次唱《忐忑》时,龚琳娜还会搭配不同的造型,甚至换上夸张、霸气的衣服。她否认这是刻意为之,“我个人不喜欢‘打造’这个词,我觉得这太刻意了,很多东西你要顺应自然,做你现在可以做的。”这些造型都是她根据环境来确定的。“湖南卫视那个舞台特别大,流行歌手比较多,舞台下又都是年轻观众,我们是个小乐队只有4个人,怎么在这样的舞台上站得住?”也是特别有机缘。演出前一天,她还没有确定好服装,就给一个造型师朋友打电话,向他借一套模特的衣服。“他那时候正好有这样一套,也不知道适不适合我。结果那天去他工作室,看到那套衣服挂在那,我也吓了一跳,哇,这么厉害。但是穿上特别合身,他说:哇,你这身材完全是模特身材,除了我个小。”

也有便宜、简单的演出服,是那次中央电视台的网络春晚,打着呵欠唱“梦中忐忑”。演出当天下午走完台,她就叫上老锣,“走,我们去集贸市场去。”他们花了几十块钱,买了大睡衣,还有大狗熊的拖鞋。

不过,很多人还是最喜欢第一版的《忐忑》,那时她穿着很简单的苗族风格衣服,很灵活,“完全是小人物的。”湖南卫视那场,服装变了,很大气,她就要唱出大人物的忐忑状态,“就是压在心里最后爆发。”

在不同的环境,就要转换不同的唱法。“它不是换汤不换药的,要里外都一样。我做人也是这样,我希望我是真的,里面、外面都是真的。”

 


音乐:找到自己

走红以后,有网友搜出了龚琳娜在2000年参加CCTV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时的照片,形象、气质与现在截然不同,甜美、端庄。

在那之前的一年,她刚刚从中国音乐学院毕业。获得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第二名后,她就在中央民族乐团成了独唱歌手。“奖我也拿了,在单位上我也是独唱演员了,难道就这么截止了吗?我觉得我还没有自己呢。”

她想找自己,“否则没有自信心。”那时,她身边的很多朋友、歌者去国外留学,但她真的不想去唱西方的音乐。“如何让中国传统的音乐有生命力又国际化呢?那时候,我思考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

20027月初,她有机会去德国的一个小镇,参加全球最大的世界音乐节。3天的时间,小镇成了一个大舞台,她感受着世界各地的民族音乐家们带给她的感动。但当音乐节结束,看着空荡荡的小镇,她特别难过,也就此为自己的未来找到了方向。

“我特别相信缘分。”那一年,机缘让她遇到了老锣,他在台上弹奏着巴伐利亚琴,她则在台下听得入神。于是,她辞去了中央民族乐团的工作,拒绝晚会的假唱,下定决心与老锣一起奋斗。

老锣来自德国,对传统音乐情有独钟。他曾独自来上海学习古琴,与民族乐手组建“高山流水”乐队,帮蒙古族歌手创作蒙古族歌曲。2002年春,他再次来到中国,希望能纠集中德两国的音乐人,组建一个乐队。这让他遇到了龚琳娜,成立了后来的“五行乐队”。

“我想我们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我们的理想是一致的,所以那扇门就打开了。我们俩决定要绑在一起,走中国新艺术这条路。”

 

 

生活:要有激情

采访那天,龚琳娜脑中一直回响着《滚滚红尘》的旋律,却想不起来是谁唱的。

生活中,她也喜欢听流行歌曲。在德国时,她经常听王菲、刘欢、李娜。“李娜很震撼,刘欢就很有韵味,他们都很有中国味。王菲唱歌很有女人味,很真实。”所以,听说王菲也翻唱了一下“神曲”,她非常高兴。

她也喜欢到处走走。“我一直喜欢自由。现在有点名利了,就有些束缚,希望心灵一直是自由的。”她也喜欢游走在两者之间,就像在中德之间行走,在德国时她不能融入当地文化,但会去欣赏他们;在中国时,她又会跳脱出来,看到自己文化的好。

“我也关注商业和艺术,好奇为什么那个东西能卖钱,人们为什么会喜欢它,它的价值在哪里,我也试着按照这样的规则做能获得什么。但是,我不喜欢贴商标,会完全被框住。”

生活里的龚琳娜特别朴素,“我的光彩在舞台上,唱歌的那一瞬间。不唱歌的时候,我会想知道别人是怎么生活的,是种什么状态。”如果不唱歌,她会选择心理学,“我对人性的东西特别有兴趣,也特别喜欢体验。当我面对困难非常纠结、非常痛苦的时候,我的身体里就有另外一个我跳出来,看着我,分析我的人性。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我最后发现,艺术就是要表达人性,只是我找到了要表达人性中的那种自由、乐观。”

因此,她总是充满着对生活的激情,特别害怕自己麻木。“我特别鼓励我的小孩什么都去试一试:哇,你看这个东西好有意思,我们去看看。其实,这个东西也就这样,好吧,玩过了,再换下一个。”老锣也是如此,因此家里就像有4个小孩,“我们经常跟孩子一起跳舞啊,疯啊。我觉得人生就应该要有激情,有了激情才有能量,才会相信一件事,然后去做这件事。”

至于爱情,她说最开始跟老锣完全是工作关系,后来慢慢才相爱。“没有想到,相爱以后生活特别协调。他喜欢吃的,也是我喜欢的,对孩子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对大自然的热爱也是一样。这样的交织使我们的爱更深。”

老锣就像一面镜子,可以一下子看出她没有看到的那部分自己,“我一直觉得我有一种能力,他会把我这些能力全部挖掘出来,而且他从来不控制我。”他们在一起,从不曾许诺天长地久,这样就永远感觉明天有希望。“和他在一起,我学会很多,懂得了什么是生活。”

老锣曾经对她说过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他说:琳娜,我没有钱,但是我很富有,因为我有自由。”当时,她只觉得感动,如今她已能完全理解了。

在龚琳娜的心目中,老锣是个不倒翁,任何困难都打不倒他做音乐的决心。“我决定要跟他站在一起,趟这条路。”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