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地无用·明

真誠而優雅地生活着

 
 
 

日志

 
 

林生祥:用三天去做一个决定  

2011-04-19 23:13:45|  分类: 文艺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生祥:用三天去做一个决定 - 天地无用 - 天地无用·明
林生祥:用三天去做一个决定 - 天地无用 - 天地无用·明
 

420日,台湾民谣歌手林生祥将在新的MAO Livehouse开唱。已经来内地演出四五次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来上海。问他紧张不紧张,他说一点也不,早习惯了。


电话打到高雄美浓,林生祥那天刚从台北回来。前一晚,他去台北看了鲍勃·迪伦的演唱会。

美浓是一个客家乡村,林生祥住在这里,有演出或者其它工作了,才会出来。结束了,能够连夜赶回去的,他尽量赶,不在外面过夜。

美浓,是他的老家,他生于此,长于此;美浓也是他现在的家。这里,他爱过,也恨过,但恨,也是因为爱。

 

 

就是喜欢住在乡下

住在美浓,林生祥说并不是因为乡下安静、空气好,能激发创作灵感,“之前在淡水更好,更方便创作。”他说,他的家在美浓的庄头,旁边就是一条马路,车辆来来往往的,其实很吵。

不过,他喜欢这里。住在乡下,就是要感受乡下的生活,面对当下,“当然,农村是比较干净,污染不那么严重。”

至于创作,“在全球化、网络化的时代,搜索比当面讲更加令人记忆犹新。”所以,住在哪里并不太重要,重要是有网络。

他也曾在城市里生活过。1971年生的他,1988年考入台南二中,第一次离开家乡,去大城市台南。高中的这段时间,算是他至今唯一真正在都市里度过的日子。之后,他考入淡江大学,也是在台北的郊区淡水镇。

1998年,已经带着自己的乐团到处巡演、出版了第一张专辑《过庄寻柳》的林生祥,回到了美浓,为三山国王生日庆典献唱。去时,他是带着满腔热情与期望的,然而,用“以摇滚乐的风格唱出客家歌曲”的《过庄寻柳》已经无法为乡人所接受,回不了家了。

正好,那一年,他从学生时代就加入的乐队“观子音乐坑”解散。他便决定搬回美浓,组建了“交工乐队”,用音乐参与反水库运动——1992年,美浓镇举行水库建设听证会,“水库兴建案”受到了全体居民的一致反对,1993年林生祥就投入了家乡反水库运动的行列。他两次与反水库队伍北上, “痛批大型水库对美浓生命财产和环境生态带来的摧毁性危害”,呼吁政府放弃落后的水库政策。从反美浓水库开始,林生祥推广至反所有水库建设。

“回到农村有什么不好?耕田耕地,和家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好?”他在歌中这么唱道,毫不遮掩自己对家乡、对农村的热爱。《过庄寻柳》中有《美浓山下》:“一山来连一片山/美浓山下好山光/田丘一丘过一丘/美浓山下好所在。”《种树》里有写给美浓的情歌《分美浓介情歌》:“出乡,美浓!/来来去去这幺着急/挂念也惯习/归乡,美浓/从小到大一转眼/童年随风远。”

乡下的日子,他过得很优哉。没有工作的时候,一觉睡到自然醒,父母去养猪场,他就在家做些杂活,或者去太太家开的民宿帮忙。还有,每天一定要打乒乓球。不是每天都要创作,都要面对音乐的。

 

 

母语表达更自然

第一次来上海演出,林生祥说曲目会以新专辑《大地书房》里的歌为主。这是一张客家话专辑,最近几年他都坚持以客家话创作,至今他的歌“9成以上都是用母语的”。

观众听不懂?他一点不担心,“现场会有字幕。”显然已经习惯,很有经验了。他说,即使在台湾演出,他们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也会打字幕。不过,他更相信,音乐是共通的。

高一的暑假,林生祥开始学吉他,参加市里的弹唱比赛,到民歌餐厅驻唱。考大学时,因为淡江大学有很好的音乐传统,于是他便选了它。一进校,他就在各种有关音乐的团体、活动中非常活跃,开始自己的创作。第一首歌《观音的故乡》就这么诞生了。

刚开始,他还是以国语创作的。他觉得,官方的语言,读起来是很清楚,但是表达比较僵硬,像是在做政命宣导,而且容易让人难以掌握他所表达的意思。民间的表达就很亲切,虽然一句话用母语要说一大堆,有时别人还不太能听清楚,但是意思传达得很精准,不会产生歧义,让人一听就明白。

从小到大,他都讲客家话。那时,他花了三天去考虑,最后决定改用母语写歌。“表达自然,这是做创作很重要的一点。”

听林生祥的音乐,旋律都是那么干净,贴近自然。小时候,他常听到乡人办红白喜事时的吹拉弹唱,庙会节庆中少不了的八音、北管,最震撼的是妇女在丧事中山歌式的哭泣腔调,这些都成了他的音乐记忆。长大了,这些传统的东西自然融入了他的创作中。用客家话写歌词,用传统的乐器演奏。

“从‘交工’解散后,我几乎不弹月琴,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新的想法,我无法越过前方巨大的门槛,让月琴能展现新的面貌,于是就摆着月琴不动。”后来,他参加流浪者之歌音乐节,看到非洲的乐手用吉他演奏出独具非洲特色的音乐,给了他很大的感触。这次的音乐节,还让他结识了日本冲绳的音乐大师平安隆、吉他手大竹研,他们一起合作了《种树》、《野生》等专辑。

新专辑《大地书房》里,他重新拾起了传统月琴。这种恒春民谣最重要的乐器,一般是二弦的,林生祥觉得这样他演奏起来很困难,而且表现力不够,于是决定对它进行改造,将二弦改成三弦。关于月琴改造计划,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上连载了整个过程,从改造计划的缘起到去日本学习三线文化,从最初的跟乐器师傅订制二代月琴,到自己动手改,写得详详细细。等连载完了,他还要重新整理出一个完整的版本。

林生祥说,现在他弹着吉他,就感觉是在弹两把月器,因为吉他是六弦的。之前一直抱着吉他弹唱的他也不会从此放弃吉他,“有乐队合作的时候就弹乐器,没有还是弹吉他。”

 

 

钟理和的大地书房

从反水库运动的《我等就来唱山歌》到《种树》、《野生》,林生祥的音乐都与农村、自然有关,跟美浓有关。与“死党”钟永丰,从大学开始一直搭档到现在,一个负责曲,一个负责词,他们的每首歌都讲着真实发生在美浓的故事。

新专辑《大地书房》有点特别,却也跟农村、跟美浓有着莫大的关系。这张专辑,与其说是10首歌,不如说是一位作家的人生传记。这位作家就是台湾乡土文学的先驱者,同时也是美浓人的钟理和。

说起这位本地作家,林生祥的记忆可就久远啦。他们家离钟理和的家只有200公尺,小时候第一次走进电影院看的电影,就是根据钟理和与妻子一生坎坷经历改编的《原乡人》。高中的时候,他读到了钟理和的作品。2007年的时候,他又重读钟理和全集,“他的文字很平实,就像平时吃的白米饭,经过咀嚼,有特别的口感,有甜味。”林生祥说自己也喜欢莫言、余华,但钟理和的小说跟他们完全不一样。

他跟钟理和的长子钟铁民是好朋友,经常串门。钟铁民也是一位作家,“被称为‘美浓的精神’”,反水库运动时,他也积极参与。

其实,十年前就有人要他做一张有关钟理和的专辑,但是那时他刚刚回到美浓,计划没有实现。2009年,钟理和基金会的人再次提起这一计划。他说:让我考虑一下。这一考虑又是三天时间。

9个月要做一张专辑,太赶了。”而且,那时他女儿刚刚出生,由于早产,需要特别照顾。但是,他想如果这次不接手,估计又要等个10年才能实现。于是,他毅然决定:做。

翻开《大地书房》,一开篇就是两篇长文章,分别是钟永丰的《与理和先生对话》和林生祥的《致敬钟理和》,接下来才是歌词。10首歌写尽了钟理和的一生,有将他的写作改编成民谣歌曲的,也有讲述他的人生经历的。比如与专辑同名的这首《大地书房》,光看名字很有气势,其实是写钟理和家太穷了,没有书房,只能在屋外的木瓜树下,“一块木板权当桌”,再放一把藤椅,权当书房。钟理和看书的时候,要随着太阳的移动而调整坐姿,顺便还要带小孩。

林生祥觉得这首歌概括了钟理和的一生境遇,而且在音乐概念上,他自己也更加确立了,于是将这个歌名当作专辑的名字。

至于感觉如何,大家就等着去听他的内地巡演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