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地无用·明

真誠而優雅地生活着

 
 
 

日志

 
 

艾玛·多诺霍  

2011-03-25 02:01:31|  分类: 文艺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艾玛·多诺霍 - 天地无用 - 天地无用·明
 

因为上海国际文学节,3月的上海成了国际作家们的聚会地,八十多位世界各地的作家接踵而来。

在这些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中,爱尔兰裔女作家艾玛·多诺霍格外引人注目,她的新作《房间》去年入围了英国布克奖的短名单。虽然未能最终获奖,小说却在欧美畅销,中文版也即将由九久读书人文化公司引进出版。

 

从房间开始

同是爱尔兰人、已经来过中国两次的科尔姆·托宾曾跟艾玛·多诺霍说:你一定要去中国。于是,她就来到了上海。只是时间太仓促,除了接受媒体采访、参加文学节讲座,留给她去了解这座城市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但是,短短的两个小时不到,你足以了解她。一头红发,搭配暗红色上衣,艾玛·多诺霍充满了热情,回答起问题来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认识她还得从那本《房间》说起。这是一部根据真实案件创作的小说。2008年奥地利的弗雷泽尔案中,42岁的伊丽莎白·弗雷泽尔指控她的父亲监禁了她24年,并不断虐待、强奸她,致使她生下7名子女,流产一次。

小说《房间》的一开始,小男孩杰克正好5岁,他开心地跟妈妈庆祝着。随着故事的发展,读者慢慢发现,他们其实被关在了一个11X11英尺的房间里,不能踏出房间半步。5岁的小杰克更是从未离开过这个房间,他所认知的一切都来自这个房间,来自妈妈,以及电视。为了度过每一天,杰克和妈妈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游戏,比如枕头战、放眼八方(他们要喊出所有看得见的东西,并快速定位)。

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艾玛坦言那起震惊世界的伦乱案给了她创作的灵感。但是,话一出口她就有点后悔了,因为这带来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很多人会评价这部小说的描述与案件所给人们带来的印象完全相反。“我想更多的是表现母爱,不想写过多消极的故事。”所以,在小说中艾玛以小男孩杰克的视角叙述故事,尽量避免恐怖,反而充满了童真。关在狭小的房间里,杰克会觉得周围的一切都非常神奇,他和妈妈给房间里的每样东西起名字,把他们当作朋友,睡觉时也会跟他们互道晚安。“个性非常健康,友爱,当不幸的事发生的时候也一直保持坚强。”

“我想表现的就是一个具有普遍性的故事,讲述母子之间的亲子关系。为人父母,就是要给孩子们带来光明和希望,我不想让孩子们知道很多‘恶’,而且他们也没有耐心听这样的故事。”

《房间》最终并未得奖,她也不太在意。她说:当有记者问她有没有读过入围的其他作品时,她总是乐意说,读过,都读过。可是,其他的入围者就不这么爽快了,总是没有读过,不予评价。

问她比较喜欢哪些作家,她爽快地给出了三个名字:爱尔兰裔的美国作家科马克·麦卡锡、加拿大女作家艾丽丝·门罗,以及爱尔兰作家罗迪·道尔。

 

故事与真实的边界

《房间》不是艾玛·多诺霍第一次从真实事件获得创作灵感。在她的小说中,有很多取自历史事件的故事。

出版于2000年的《Slammerkin》,灵感来自18世纪的一篇新闻报道,一位年轻的女仆杀死了她的雇主。小说中,女主角是一个妓女,对漂亮的衣服有着强烈的欲望。2008年的《The Sealed Letter 》则基于1864年震惊英国的科德灵顿离婚案。她的新作也是来自一个真实的案件,关于1876年旧金山的一个杀人犯,“搜集到的报道、资料看来,这个杀人犯如此神奇,令人难以置信。”

艾玛说自己真的经常——但不总是——以真实事件作为小说的元素。不过,她会有自己的标准,来决定笔下的故事是完全按照真实来叙述,还是要靠想象。这取决于哪种方式更适合叙述本身。“有些故事跟真实事件很接近,你就可以基于这个真实来创作。如果故事中的人物一文不名,我就可以给他一个完全虚构的情境。”

在《房间》里,妈妈给杰克讲了一个小美人鱼的故事。一天正在海边岩石上梳头的小美人鱼被渔夫抓住,带回了村舍。渔夫要小美人鱼嫁给他,并拿走了她的神梳,让她不能回到海里。过了一阵子,小美人鱼有了一个孩子,趁渔夫出去打渔的时候偷走了神梳,回到了大海。

这是一个故事,也是一种真实。杰克问:妈妈读给他听的那些《达·芬奇密码》、《侏儒妖怪》是真的吗?

“它们都只是故事,不会发生在我们身边。”

“那它们就是假的咯?”

“不,不。故事是另一种真实。”

借小说中人物的口,艾玛阐释了小说与真实之间的关系。

现实中,艾玛有一儿一女,她说杰克的身上有自己儿子的影子,但是他被宠坏了,到处旅游,有很多朋友,不想杰克那样很懂事,会把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她也不会像小说中的妈妈那样,陪着孩子一起看电视。当孩子们看电视时,她会非常开心地去打开电脑,收邮件——她宁愿孩子们看一天的电视。她没有Twitter,但是会经常上网搜资料——以前都是去图书馆的。她也会在网上看读者对她作品的评论,看到了差评,“那些不好的词会一整天在我眼前转。”


后记

Happy Ending

在《房间》的结尾,艾玛·多诺霍给了大家一个Happy Ending。这是她非常乐意做的。

采访快结束时,记者忍不住想问她和同性伴侣Chris Roulston以及两个孩子的生活。当记者还在纠结,羞于启齿的时候,她主动地问:“你是想问我们的孩子是怎么来的吗?”然后,她大方地讲述了自己在加拿大免费获得了精子的经过——这也是她移民加拿大的原因之一。

她从不掩藏自己同性恋的取向,在作品中也有不小的一部分是有关女同性恋题材的。这些作品,很容易让读者、评论家给她贴上女同性恋作家的标签,她很反感。她强调她的作品都很积极、健康。

采访时,她的Partner就在外面等着,一头白发,穿着很干练。两人看起来就如同入围今年奥斯卡的美国电影《孩子们都很好》的现实版。提到这部电影,她兴奋地“噢”了一声。她也看过,感觉真的挺像,就像在看自己的生活。电影中,两个孩子都已经读中学,他们开始打听父亲的事,并最终找到了他,给这个原本安静的家庭带了一场不小的风波。现实中,艾玛的孩子一个7岁,一个才5岁,他们也会问父亲,但是对他们的家庭并不会感到奇怪,因为在他们周围也有很多孩子是有两个妈妈,或者两个爸爸的。她开玩笑地说,希望自己的孩子们长大了不要也像电影中那样,要去找他们的爸爸。

聊着她们的生活,艾玛让这次采访也有了一个Happy Ending

 艾玛·多诺霍 - 天地无用 - 天地无用·明

 台湾版的《房间》已经出版

作家档案

艾玛·多诺霍,出生于爱尔兰的都柏林,是家中8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她的父亲是爱尔兰著名的文学评论家丹尼斯·多诺霍,因此从小她就觉得自己将来是个作家,“而且是8个孩子中唯一的一个。”小时候,她会花一个下午的时间在父亲的书房里看书,不被母亲打扰,叫她去做家务,或者其他事情。从7岁到19岁,她写很多诗,后来便主要写小说了。“当别人看到我的诗时,他们总是说‘很好’,然后就不置可否了。写小说不同,他们会跟聊了很多。”

在都柏林大学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后,她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并获得了博士学位。1998年,她移居加拿大,并在2004年加入加拿大籍。

如今,她全职写作,并很庆幸自己只在大学毕业后做过一个月的女服务员,从此没有再做过“本份的工作”。她的小说,已经为她赢得了休斯和休斯爱尔兰年度小说奖和加拿大罗格斯作家基金小说奖等多项奖励。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